快捷搜索:  

被发配罪人,遁跑者无所不有

"被发配罪人,遁跑者无所不有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"

在祖国古代,刑罚分为几种,流刑是其中的一种。在流刑中,也分着几种档次,以京城为中心,按照里程为惩罚的轻重。在祖国古代,京城是最繁华的地区,离京城越远,自然(Nature)生活(Life)条件越差。在生活(Life)条件差的基础上,那些流放犯还要承担劳役,更是苦不堪言。

在流放地中,还有很多让人谈虎色变的地区,在边疆服役相比那些地方都算是天堂了。

而且流放的过程,实际上对流放犯是一道鬼门关,押送犯人的官吏就是他们(They)的黑白无常。在路上,他们(They)掌握着这些犯人的生死,随时可以让他们(They)死得无声无息。最有名的是南宋祸国殃民的权奸贾似道的下场。他和家眷被判流放后,押送的官员想要他们(They)自杀,对他百般侮辱,可是贾似道就是不愿意死。最后押送的官员不耐烦,将他们(They)赶到寺庙里逼着自缢了,为天下百姓出了一口恶气。

因此,流放的犯人在路上生死都可以无论,那么他们(They)如果逃脱自然(Nature)也有办法掩盖。这就要看犯人家的势力如何了。当年就有很多人买通了押送的人员,半路逃走隐藏起来。比如人们熟知的那句唐诗,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。作者宋之问回到家乡应该兴高采烈才对,为什么要胆怯呢?原因就是他是从流放地逃回来的,当然胆怯了。

还有著名的大哲学家王阳明。他因为得罪了宦官被流放,在躲过中途的谋害到流放地后,宦官依然不放过他。宦官派人去暗杀王阳明,王阳明见势不妙,便假装已死,从流放地逃回家中躲避了很长时间,在避过风头后才重新露面。

就算到了清朝,法律(Law)已经十分完备,依然还有人在钻这个空子。著名的纪晓岚被流放到云南,他已经过流放新疆的历程,年老体衰实在不堪承受。他的弟子就想在半路上把纪晓岚救出来,上报他已经死亡了。在行动前,他的弟子去占卜,被算卦先生劝阻没有行动。纪晓岚也在半路上被大赦,回到了京城。

从上面这些事例,可以看到,在流放的途中,有很大一部分人还是要逃跑的。这批人中,有的是罪行严重,到流放地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(Life),还不如逃走。还有一部分人是家族有势力,在半道买通押运人员,寻找机会逃走。反正家中能够给他另外找一个身分,照样正常生活(Life)。那么,剩下那些老老实实不逃走的人又是什么人呢?

第一种是罪行较轻,还抱着回来希望(Hope)的人。这些人并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徒,他们(They)本质不坏,只是不小心触犯了法律(Law)。在判刑的时候,对他们(They)的刑罚相对要轻。流放的距离较近,流放时间也比较短。这样,经过一段时间的劳役,他们(They)就可以回到过去的生活(Life)环境,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(Life)。

这类人对社会(Society)危害轻,也还对将来抱有希望(Hope),因此他们(They)在流放途中不会逃跑。到了流放地,他们(They)也会安分守己的生活(Life),争取尽快服完劳役回家。在《水浒传》中的林冲在流放的时候,就是这种心态。要不是高俅派人烧了草料场,要置他于死地,林冲是不会上梁山的。

第二种是有一定的势力和地位,想要东山再起的人。在古代的官场中,由于残酷的斗争,流放就成为对失败(Failure)对手的处置办法。在宋代,曾经有人开玩笑说,天下风水最旺的地方是海南岛。这些当过宰相的人,到这里只能当个不入流的官。这就是因为海南岛是当时流放官员的圣地,连大文豪苏东坡也不能例外。

这些经过官场斗争的人,一般都有坚韧的心态。他们(They)不以一时得失为重,为了将来能够东山再起,他们(They)可以忍辱负重。因此,他们(They)在流放途中根本是不会逃走的。当然,由于他们(They)的身分地位,押送他们(They)的人员一般也不会过于为难他们(They),在途中过得还是比较自在的。

第三种是不敢跑的人。祖国古代的法律(Law)十分严苛,一般会用连坐法和作保法来保证法律(Law)的执行。那些被流放的犯人,他的家属、邻里都会受到牵连。他们(They)的一举一动,都需要有人作保才行。这样,如果这些被流放的犯人逃跑了,他的家人和一切受到牵连的人,以及为他和家人作保的人,都会受到惩罚。

流放,犯人,逃跑,生活(Life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210) 踩(85) 阅读数(7513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